「君士坦丁堡」預計將於1月16日啟動,它是一次硬分叉升級,這意味著它需要在網絡中的所有節點上單方面安裝,才能按預期運行。

五大改進提議(EIP)組成君士坦丁堡,減產最受關注。
 
這次君士坦丁堡升級,共包含5個EIP,它們分別是EIP145、EIP 1014、EIP 1052、EIP 1283以及EIP 1234。

其中EIP 1234是最受關注的更新內容,這對礦工而言尤其重要,其會要求推遲以太坊“冰河期”的難度炸彈,並將以太坊每個區塊的獎勵從當前的3ETH(叔塊為2.625ETH)降低到2ETH(叔塊為1.75 ETH)。

難度炸彈將使礦工越來越難處理區塊,直至挖礦變得無利可圖,這樣就會迫使礦工轉向pos協議。這一提議推遲了500 萬個區塊(大約是12個月的時間)。延遲表明,以太坊向pos的過渡,仍然需要更多時間的發展。

實際上,這並不是以太坊歷史上第一次區塊獎勵減產,在以太坊大都會硬分叉發生(區塊高度4370000)後,以太坊的區塊獎勵從5ETH(叔塊為4.375ETH)減少到了3ETH(叔塊為2.625ETH)。

在第一次減產前,以太坊網絡每天新增的以太幣大約為25000-35000 ETH之間,而第一次減產後,以太坊每天的產量則降低至15000-21000 ETH之間。

而在第二次減產發生後,預計以太坊每日新增的量在10000-14000 ETH之間波動,雖然幅度上較第一次有所下降,但其處在的時間點卻是熊市,顯然與第一次減產會有很大的不同,以難度炸彈推遲時間(12個月)計算,接下來的一年,以太坊網絡將會新增365萬-511萬ETH,年通脹率將在4.3%附近,這使得以太坊的通脹率將和當前比特幣的通脹率相當。

ethgin

 

第二次減產的影響

對市場的影響有限,當前以太坊礦工的利潤空間已經是非常低了(幣價較第一次減產時跌去50%,挖礦難度卻上漲近60%),那麼,等以太坊區塊獎勵再次減產後,若沒人去推高幣價,礦工的利潤會進一步受到打擊,則以太坊網絡算力很大可能會出現驟降的情況。
然而,市場並不是保持不動的,減產一方面會減小市場拋壓,可能使得人們會將其視為一種利好,但通常會在分叉發生前表現出來,而一旦落地之後,所謂的利好就會被消耗一空,並在短時間內表現為利空。而等到市場轉向理性之後,又會逐步平衡。

套用一句話,市場價格雖不由成本決定,而是由市場供求關係決定,但成本對供求關係還是會略產生一點影響的。

很多人納悶了,開發者為啥要對以太坊進行減產?

最初開發者在設計以太坊的時候,認為從PoW轉向PoS是很容易的,但實際上,其PoS機制(casper)的研發並沒有那麼順利,因此部署日期一拖再拖,而如果區塊獎勵繼續保持原有的程度,顯然對以太坊生態的影響是不利的。於是乎,開發者和社區就同意了減產的事(甚至有人提議減至1ETH,但影響過大遭到了否決),這是出於無奈,而不是原先就設定好的。

所以,幻想以太坊減產會帶來牛市的同學,可能需要醒一醒了,就當前的市場環境來看,這次的升級並不具備這樣的能量,其影響力也遠低於比特幣將在2020年的產量減半事件。

 

以太坊礦工的爭論

儘管君士坦丁堡的大部分升級都是經過良好測試且技術上簡單易懂的更改,但還有另一項代碼變化卻一直備受爭議。該代碼變化名為EIP 1234,由Parity的阿弗里•肖頓(Afri Schoedon)所編寫。

君士坦丁堡的一個主要特點是延遲了所謂的難度炸彈的激活,以及上述的技術特點。 難度炸彈是一種會逐漸增加生成新區塊所需時間的算法,最初設計出來是為了利過渡到以太坊即將到來的共識轉換,即權益證明(Pos)。

最終,難度炸彈迫使區塊鏈進入一個被稱為「冰河期(ice age)」的狀態,在這個時期,挖礦難度將變得非常大,以至於交易無法被確認。因此,該算法的好處是它可以鼓勵開發人員頻繁修改代碼,以適應難度炸彈。

根據阿克胡諾夫的說法,延遲難度炸彈的啟動是君士坦丁堡最關鍵的一大看點。他說道:

君士坦丁堡最重要的是延遲了難度炸彈的啟動,否則挖礦難度將開始急劇攀升。除此之外,它沒有什麼真正重要的變化。

然而,延遲難度炸彈也有其自身的微妙之處。這是因為在以太坊上生成區塊的速度也決定了平台內部加密貨幣以太幣發行的規則。為此,君士坦丁堡將區塊獎勵從3Eth降至2Eth的舉措在以太坊區塊鏈礦工中引發了爭議,因為礦工們的挖礦利潤直接取決於區塊獎勵。

更具爭議的地方在於以太坊日益專業化的礦機的出現。據一些人稱,這可能使業餘礦工的挖礦變得不太可行,因為他們通常使用GPU礦機、而不是專業化的ASIC礦機來挖礦。

Ethermine礦池的普拉舍爾說道:

總體而言,我們並不期待以太坊的君士坦丁堡升級。它有可能讓許多礦工無利可圖,這將對以太坊網絡的安全產生負面影響。

普拉舍爾以最近以太經典遭受的攻擊為例,稱以太經典完全被惡意的算力所控制了,如果以太坊的礦工太少的話,同樣將會出現大量問題。他說道:

51%攻擊是真正的威脅,最近針對以太經典網絡的攻擊就讓我們看到了這一點。

布瑞恩•文圖羅(Brian Venturo)經營著一個名為Atlantic Crypto的小型礦池,他對CoinDesk表示,他也有同樣的擔憂:

君士坦丁堡升級中的EIP-1234給以太坊挖礦收益帶來壓力將立竿見影。

 

詐騙

以太坊即將到來的分叉給了作惡者可乘之機。已經至少有兩個所謂的硬分叉版本試圖騙取用戶的資金:Ethereum Nowa和Ethereum Classic Vision都自稱是以太坊分叉。

加密貨幣錢包Guarda團隊表示,這些分叉都是騙局。 Ethereum Nowa和Ethereum Classic Vision提供的所謂官方網頁錢包也都是假的,旨在竊取用戶私鑰,一些毫不知情的用戶可能已經因此蒙受了資金損失。

火狐瀏覽器和MetaMask都已經發現了這些騙局,火狐將Ethnowallet定義為「欺詐網站」。

網頁端錢包MyEtherWallet.com、MyMonero.com和Coinb.in work都只需要瀏覽器即可使用,用戶不需要保持在線狀態,這些錢包也不會和其各自的服務器共享私鑰或交易信息。

而Guarda通過對上述兩個分叉的調查後發現,用戶通常都會被告知他們可以在另一條新鏈上獲得額外的一筆資金。更重要的是,Guarda查到,這些欺詐項目都是竊取用戶私鑰,並且將相關數據上傳到他們的服務器。無論是什麼類型的錢包,這一點都是大忌。

如果他們真的從以太坊和ETC中分叉出來了呢?即便如此,我們也沒理由相信這些鏈能夠存在。而且,鑑於其竊取私鑰的行為,這些鏈的正當性應遭到質疑。

Guarda團隊表示:

當進入Ethereum Nowa網站之後,用戶只要點擊錢包按鈕就會跳轉到Ethereum Nowa錢包創建或者舊錢包導入的界面,這是一個陷阱,乍一看Ethereum Classic Vision似乎比較可靠,但據我們的研究,其提供的代碼偽裝成了API,但實際上會把你的私鑰數據傳到Ethereum Classic Vision的服務器上。

隨著君士坦丁堡升級的臨近,相信還會有更多的騙局試圖竊取一些經驗不足的用戶的資金。對於用戶來說,你可以做的就是時刻關注官方渠道的消息,靜待升級完成,本次升級不會產生新幣,只是一次常規的網絡更新。

Tags:
0 評論

發表回覆

忘記你的帳號?

Create Account